淡水养殖
网站首页 > 淡水养殖 > 文章列表

《天王印》:军机处金印失窃引发的迷案(《神偷四爷》前传,有毛僧新作)

发布时间:2019-06-11


《天王印》:军机处金印失窃引发的迷案(《神偷四爷》前传,有毛僧新作)

  第1章神秘来客  “咚咚咚……”  急促的敲门声从院门处传来,宁坤吹灭了书房的灯,放下笔,走到了院子里。

时候是黄昏,天尚未黑透,但院子里一棵老梧桐树四处伸开的枝头上挂满了黄叶,几乎盖住了整个院子。 宁坤走在梧桐树下,仿佛走在黑漆漆的胡同里。   晚秋的北京早晚温差大,他穿着单衣刚走了几步,就觉得浑身发抖,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   一片黄叶从邻家院落飘了过来,穿过梧桐树杈向下坠落,在他头上盘旋了一会儿,落在了他身旁的花圃里。

  门外的人并没有听到脚步声,不晓得他们要找的人已经站在了门板后面。 宁坤站在那里,隔着门缝仔细看了看,只见门外站着个体面的胖汉,约莫四十岁。

那胖汉戴了一顶西瓜帽,帽子眉心处镶了一块和田玉。 宁坤沿着他的帽子向下看,发现他的长衫是云锦织就的,鞋子是出自南城老王家。

  他脸色铁青,眉心紧蹙,仿佛遇到了泰山压顶的大事。 他身后站了两个三十出头的汉子,尽管穿着便衣,但是从站姿可以看出,他们多半是侍卫出身。 他们腰里别着短刀,右手放在距离刀把不远的地方,非常警觉。

  宁坤从三人的状态以及衣着大致猜出了他们是宫里办差的人,于是放松了警惕,干咳了声道:“请问有何贵干?”  “宁坤宁含章大人在家吗?”胖汉的声音不大,但是语气很重,气势比较压人。

  宁坤并没有开门,依然不确定门外人的来意,小声说道:“下官就是宁坤,不知找我有何事?”  汉子从腰里掏出一块令牌,在门缝旁晃动了一下道:“内务府的,有些事要请教下大人。

可以进去吗?”  “是公事还是私事?”宁坤对他们依然有戒心,不敢轻易开门。   那汉子本就很着急,气得想骂娘,不过他还是忍住了,冷笑了下道:“是私事,也是公事。 ”  “公事咱们去刑部衙门说去,至于私事吗,下官为朝廷办事,没有私事。 ”宁坤言语铿锵地说,“咱们明天刑部见吧。 ”  “你一个小小的刑部员外郎,竟然敢用这种口气跟内务府的人说话,活腻了吧?”汉子气得双手青筋暴出,咬牙切齿地说,“我是奉恭亲王的密令来请大人的。 试问大人,这是公事还是私事?大人有几个脑袋,敢摆这么大的谱儿?别说你,就是刑部尚书,在恭亲王面前,敢喘大气吗?”  一听是恭亲王的人,宁坤吓出了一脸的冷汗,原本冷得发抖,如今觉得浑身燥热。 他赶紧赔笑道:“哎呦,您不早说,我哪知道您是恭亲王的人啊。

”宁坤赶紧将门打开了,胖汉走了进去,他身后的两个侍卫依然站在门口。   走在院子中,脚踏黄叶,胖汉眼神游移不定,到处乱看。

走在梧桐树下,四周一片幽深,屋子里也没有点灯。

家里无鸡犬,连仆人洒扫做饭的声音都没有,如墓地一样安静。 胖汉立即停住了脚步,站在了树荫下。 宁坤很紧张地看了下他道:“大人请啊。 ”  胖汉仔细打量了下宁坤,只见眼前的这个人不过是个三十出头的后生,衣着单薄,身体消瘦,个子很高。

他双眼不大,但是眼神坚定。

胖汉笑了笑道:“宁大人年轻有为啊,才这么年轻就混到了五品,不简单。 ”  “保祥大人,咱们来书房聊。 ”宁坤赶紧将那人请到了书房门口。 他匆忙地先走了进去点好灯,随后很恭敬地请胖汉往里去。

  “宁大人,”胖汉自我介绍道,“我叫保祥,是恭亲王家的奴才,目前在内务府当差。

近日,军机处出了一件大案,由于事情太过复杂和蹊跷,所以不想通过刑部直接查。 王爷的意思是,让我物色个能干的人,秘密调查。

”  “保祥大人,别一口一个宁大人的,我字含章,叫我含章就好了。 ”宁坤很客气地说,“下官不过是个办差的,没什么大人不大人的,叫得我心虚。 ”  保祥淡淡一笑道:“我听说宁……呵呵,宁大人是个识时务的人。

王爷的事儿,你肯定会尽力办吧?”  “尽力倒是应该的。 不过,我有一事不明。 保祥大人,王爷是军机处领班大臣,又统管宫内的各种事务,他直接调动刑部就好了,为何会找我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呢?”  保祥笑道:“刑部的人我都查了一遍,发现也就你能接这个活。

一方面你口风紧,不会乱说。 另一方面,你进入刑部以来,一直专做京城内的盗贼案,三年破了百起大小案件,把五十多个蟊贼送进了大牢。 如此能干,我当然要用你了。 再说,王爷破案要紧,直接用刑部可就慢了。

大人的手段我多有耳闻,所以才找到了你门上。 ”  “莫非军机处少东西了?”宁坤笑了笑道,“王爷亲自抓宫内的安全,军机处不至于进了盗贼。 少个把东西,拷问下下人不就知道了?”  “你果然聪明,的确少东西了。 如果拷问下人能找到盗贼,我就不会来找你了。 ”保祥叹气道,“从洒扫的太监到传信的小童,凡是能出入军机处的人,我都拿来拷问了一番。 这帮人也奇了,宁死也不说。 军机处毕竟是王爷的天下,这帮人再怎么也是王爷的人,所以我不敢弄死他们。

可是,放了他们后,这依然是个无头案,最终王爷还是要怪罪到我头上。 ”  “于是,你就找到了我,让我帮你查案?”宁坤摆了摆手,似笑非笑地说,“保祥大人,他们不招也不能怪你。

对他们来说,这样的事弄不好就要杀头,甚至灭族。

他们不招也是正常的。

”他犹豫了半天道,“没有王爷的直接命令,我不敢擅自查。 您还是问问刑部尚书吧。

”  “宁大人果然很小心,”保祥冷冷地说,“的确是王爷的命令,王爷在我推荐的人中,直接圈了你的名字。

你就放心查吧。

”  “我一个人,没有帮手,也不方便查。 ”宁坤不想接这个活儿,笑了笑道,“还请大人在王爷那里再推荐下别人。 ”  “呵呵,”保祥冷笑道,“这事你干也得干,不干也得干,你跑不掉的。

如果你爽快点,没准我会在王爷那为你美言几句。 如果你再扭扭捏捏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 至于帮手,我从内务府给你调人,你要几个,我给你配几个。 ”  宁坤自知无法推掉这个差事,只好硬着头皮接。

他提出条件道:“我必须看到之前查案的所有公文。

另外,我必须看到军机处所有人的履历。 ”  “这个,”保祥犹豫了一下,随后说道,“我回去请示王爷,力争让你都看到。

这是一级机密,王爷未必给你看。

不过,这个案子实在是重要,所以王爷也可能会放宽些,让你全部看到。

”  “既然如此,”宁坤笑道,“请大人将军机处到底少了什么告诉我吧。 ”  保祥走到窗边,透过窗户缝向外看,宁坤从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知道他怕人听到。

“大人放心,这个小院里就住了我一个人。 ”  “哎呦,大人连个仆人都没有?”保祥打量了下他,微笑道,“这院子是祖上的?”  “是的,我祖上是镶黄旗的包衣,随顺治爷进京不久分得了这个小院。

”宁坤略有伤感地说,“家门人丁不旺,如今也就我在这里了。

”  “哦,”保祥冷笑道,“夫人与孩子呢?”  “贱内与孩子都不在京,他们暂住在岳父母那边。

”宁坤行礼道,“大人请讲吧。 ”  保祥从怀里拿出一张纸,递给了宁坤,纸上盖了一个印章。 他将纸拿到灯下一看,手立即抖了起来。

印章上的字是“太平天国万岁金玺”。 印章周围还有很多纹路,但是很不清晰,仿佛盖章时并没有沾满印泥。   “洪杨贼人的金印?”  “伪金印。

”保祥强调了“伪”字,随后补充道,“乱贼的这个金印是去年湘军攻克南京后,曾国荃缴获的。

他派人将其送到了京城,皇上和太后过目后,就安排军机处保管。

近日,这个伪金印不见了。 ”  “啊?”宁坤震惊道,“竟然有这样的事?”。

网站地图
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

Copyright? 2012-2015 版权所有:www.424988.com养殖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