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水养殖
网站首页 > 淡水养殖 > 文章列表

是什么让我们“逃离北上广”后又回来了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


是什么让我们“逃离北上广”后又回来了

  我经历过从北上回到家乡省会,最后又返回北上广深的过程,原以为这只是我个人的一次重新流浪,可是突然发现,我的很多同学和朋友都经历了同样的过程,几年前,那个时候大家都嘻嘻哈哈,说是在北京/上海月月都办同学会,因为大家几乎都在这里工作  接下来几年,高昂的房价,沉重的生活成本,一夜之间大家似乎都“逃离北上广”,我们又去家乡省会重聚去了,似乎大家都逐渐尘埃落定,各奔东西,可是没想到又过了几年,大部分人又都回来北上广了,现在再“同学会”,留下的是无尽的感慨。

  我发现我的同学和朋友们,从北上广逃离又重返北上广,各自的理由都有不同,但是似乎都很典型。

  比如说我的一个同学,在回老家和留在北京两个选项之间摇摆不定了好长一段时间。 一度在老家找了份工作,回去上班了,结果才过完春节就逃似的回来了。

  回来并不是家乡地级市不够现代化,地级市和省城很近,这几年房地产大开发,中心城区也是高楼林立,大型商业中心很多,各种娱乐也算应有尽有。

可是虽然硬件设施日益现代化,但大部分人的思想却依旧封闭保守。

他30了还没有结婚,成为亲戚们眼中的“问题青年”。

甚至他母亲不知道从谁那里听来说“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,有的话早早去找医生看啊,早发现早治疗,年纪这么大了可耽误不起了啊。

”居然偷偷问他单位有没有组织体检,是不是那里有没有什么问题。   回家不到半年,他被组织了不下十几次相亲,身心俱疲,不止一次和我抱怨“回来后泡妞不方便了,还天天要去和一堆丑女相亲,性福和幸福都没了”。

  虽然是开玩笑,但是因为婚姻问题而不愿意呆在家里,愿意回一线城市免得唠叨的,我发现身边的男孩女孩有好几个!  我另一个同学结婚生孩子了,为了让父母照顾小孩,加上觉得年纪大了拼不动了,就和老公双双回了老家,可是回去后发现,他父亲母亲天天都打牌消磨时间。 打牌,是小城的一项重要娱乐。 三五个人在一起,能从早打到晚,甚至连饭都不用吃。

如果不会打牌,就会被当地人视为“异类”:怎么连牌都不会打哦?!一些人甚至管将“打牌”直接叫做“上班”:一是因为牌搭子们通常有固定的集合时间,打起牌来也和上班族一样“朝九晚五”;二是因为这可能是他们唯一娱乐来源。

  大人们忙着打牌,小孩则在一旁忙着吃鸡(玩游戏)、刷抖音。

他表弟今年刚上一年级,因为长期毫无节制地使用电子产品,表弟的眼睛近视程度已经快赶上他了。

以前的小城教育质量很高,大家都愿意学习,可是现在随着搞素质教育,随着教师资源大量流失,学校教学很松,孩子成绩越来越差,  于是,回家呆了大约一年,就坚决回到了一线城市,宁愿多花点钱,用他自己的话讲——我实在不想让我未来的小孩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。

  还有一个以前的老乡同事,典型的IT男,在家人的反复劝说和积极筹备下,两年前回到了家乡省会城市的一家国企,据说效益还不错,按说也是有个好归宿了,可是没想到,今年又回来大城市写代码了。

  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工资的断崖式下跌让他不适应,最近吃饭细聊才知道,这一年多的工作经历让他感到无所适从才是回来的根本原因。

  他说让他“大开眼界”的是,一个也算是依靠技术“吃饭”的企业,里面居然塞满了各类关系户,这些人平常几乎不来上班,除非单位要发过节福利了。   以前,他只需要干好自己的活儿,写好自己的代码就行了,而来到这家公司后,吴超发现,他还需要补的课实在太多。 “酒桌上该怎么敬酒,领导的母亲有什么喜好,同事里谁谁谁绝对不能得罪,一天下来,真正干的事其实几乎没有,但是心特别累。

”不仅如此,工作较真的吴超还被几个同事在背地里吐槽“没有眼力劲儿”,“书呆子”,“真是不会做事”。   他吐槽说,他实在受不了了,我原以为我都在一线城市工作了这么久,领导一直都喜欢我,觉得我技术过硬,肯干扎实能吃苦,结果现在成了单位的“混子”,甚至经常因为说错话成为书呆子,眼高手低的典范,他一年多无数次怀疑自己,甚至想要跳楼。

“现在才回来一个月,我觉得人生充满了阳光……”。

网站地图
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

Copyright? 2012-2015 版权所有:www.424988.com养殖业